渊子

这里渊子

非常不要脸的传下鱼,不打tag因为没有tag可打】
都是原创的样子。

败川今天抽到一目连了吗?:

【一宣的正式回归】

【长图预警流量人员请点文字


【前排注意事项】

一宣目前仅仅只是宣、传以及抽/奖目的。

评论区随机抽中六位小天使购买时直接赠送全套钥匙扣

以及直接点喜欢的太太为小天使签绘!【文手自然是写字啦】

其中两位直接免/单/包/邮!


名单将在d16二宣时公布。


看官们暑假即将过去开学季互相传递资【重音】源的日子即将到来

有兴趣给个关注没米子欢迎点点

小红心小蓝手顺便给个转发评论拉低中奖率

万一就是你呢败川在这儿给大家比心心了!


目前【没有】可以公开的插图

持续关注到二宣可见,绝对值。


关于图

那个练手的图其实都在另外一个号_(:з」∠)_ @月余

为了目标

期末考后一天一张图练手。눈_눈
不管多烂都要画(ง •̀_•́)ง
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(ง •̀_•́)ง

狗灯】两题

青行灯-大天狗

ooc吧。。?

1 .早上醒来的早安吻

青行灯醒的很早。也许是因为昨天讲故事讲的有些累便早早的睡了。
嘛,虽然妖怪的精力一直不错,但是这样生活在人类社会中,也就习惯了这样的作息。

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大天狗。
大天狗闭着眼睛,天还没全亮,只是朦胧的一层暖光透过帘子射进来。
她动了动,想着今天是周末,不用去那晴明的公司上班,便也就从容躺下了。
难得的双休日,那能不犒劳一下自己呢?】

她想了想,又半伏起来,凑近了大天狗的面庞,在他面颊上悄悄落下一吻。

2  停电

青行灯和大天狗正在温暖舒适的家里吃晚饭,上面的暖暖黄光照在两人的脸上。

青行灯不得不说了。

“阿狗,其实我”

她一半的话还没说完,灯啪的一下灭了。

“你。。。”大天狗冷静的说。

“。。。憋说了我先点个灯。”

一阵青蓝色的幽光在青行灯手边亮起,一点,两点,三点。活生生的把青行灯本就苍白的肤色照的一层青绿。

配着房间里幽暗凝重的气氛,更是效果极佳。

但是,突然那幽光又变了个颜色,黄的,红的,橙的,又一点点漫了出来。
原来凝重的气氛一扫而空,青行灯有点嗨的说:

“怎么样,好看么?”

大天狗脸上的神情变得微妙了起来。

“吾觉得你很美,真的。”

大天狗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酒茨】远行

ooc注意

1

酒吞发现有点不对劲。
最近茨木不来找他了。
耳朵边上没有了他的声音,好像有点奇怪。
【能配得上本大爷的只有酒,只有酒。。】

2

茨木好像不见了。
酒吞已经五六天没有看见他了。
他觉的有点不安。
【那家伙哪去了?你有看见么?】
他总是这样问着。
然而谁都没有回答他。

寮里式神们谈起了新人般若是怎样怎样。

3

空气中酒的味道好像有点浓了。

4

好像约好了一样,式神们都在敷衍他。

酒吞有些难受。

【那家伙到底到哪去了,还不滚回来】
他每天嘀咕着,喝着酒,一如既往的烂醉如泥。

5

(你看见了么?那就是我们寮里最强的酒吞大人)

(酒吞大人怎么一天到晚那个样子啊。真奇怪。)

(嘘!别让他听到了!)
(......)

6

茨木回来了。
他被大大小小一群妖怪簇拥着,在中间有些茫然。
他看见酒吞在那里。

【吾回来了。。挚友!】
酒吞在树下喝着酒,看见茨木回来,竟是有些冷漠。
【你干什么去了?想说,但是却无法出口。

只看见茨木在眼前转来转去,耳朵里也听见了他切实的声音。

【挚友?】

啊烦死了,但怎么就是下不了狠心推开呢。

罢了,这样也好。

他抬起了一坛酒,向着茨木。

【茨木,陪本大爷一起喝酒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久不见xxx这次是酒茨 ,近期沉迷阴阳师。

大概是茨木被抓过去刷六星暴击针女一去不复返吧x

小段砸

ooc!
私设有有有!
反正背景啥的请不要在意。
——想用说故事的可爱视角但是失败了。

请愉快的看吧ԅ(¯ㅂ¯ԅ)

1

呐,狐狸,你说我们何时才能相见?〕

他的紫发落在了我的胸前,轻柔的让我感到愧疚。

〔大约是,我与你一起过那彼岸的时候罢〕

既然这样,我就可以安心的走了呢,狐狸

2关于龙信的白发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对很好很好的朋友,是一只狐妖和一条小白龙。

它们一起修炼了百年,终于化为了人形。
狐狸的发和袍就像一个放浪不羁的浪子样的感觉,镶着长长的绒毛和腰间串串的流苏玉挂。随风飘逸的紫色的长发随着白色的狐耳,添了几分妖媚的气息。

也对,毕竟本来就是狐狸嘛〕白龙这样想。

再看看自己,长长的白发束成一高马尾,俊俏的脸上溢着几分傲气,衣服也是银白交错,让人眼睛都有点亮的恍惚了。

(啊,果然我还是更喜欢紫色一点啊,虽然白色该是〔白龙〕的固定色,但是我可一点都不想这么亮堂。

要是能像他那样有一身暗色系的衣服不是也很棒么,改天拿来穿穿好了

但是这头长发自己却是极其的中意就是了,我从小就很崇拜有长长头发的老者呢,那时候还想要怎么打理才好,果然还是应该扎起来比较精神。)

毕竟我可是白龙呢。

〔好的分割线〕

一上LF才发现自己已经快一个月没写点什么了,正好趁着今天闲着写点。
这篇只是突然的脑洞而已
最近沉迷阴阳师无法自拔!
白天一直在想狐白女化的事儿,画了半天最后卡死在鞋子上〔瘁〕
诶就是这样了!食用愉快!可能硬邦邦的不好吃——

③等君来世再续今生缘(第三视角)

(有私设)
(ooc)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身为小乔的闺密,我自是知道她的许许多多。。在她与周瑜成亲之前。
       我们从小就是玩伴,那时候只有她一人赶与我这娇蛮小姐玩耍。我便待她为我的亲妹妹一般。她被人欺负了,自然是我护着,定是要那人永生不能出现在小乔的眼前不可。
        小乔天生便有着魔种的血液,她的力量在一天天变强着,直到她及笈的那年,我已不是她的对手。但这事只有我与周瑜知道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面上却依然是一副天真少女的模样,并没有因为这股力量而改变什么。从开始以来,改变的只有那些害怕她力量的小人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与周瑜终于相爱,相守。是我乐意看到的结局,但我并不希望她为周瑜付出太多,因为两人身份的不同并不是你情我愿可以修补的。
        但她却坚持陪伴着周瑜那厮。即使世人对他们的流言蜚语再多,她也一直默默承受着。
 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小乔来找我,许久不见她的头上居然已有几分银白了。
        才得知得了那绝症,每日咳血不止,神情倒是十分宁静。她说“遇见周瑜大人和你已便是小乔的幸运了,怎敢再奢求太多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倒是忍着痛,天天一副开心的不得了的样子。如今日子也快到了,却是让我把信在她走后交给周瑜那厮。
        身为这孙家大小姐我,也有不敢乱来的事了。刘备倒是百番劝着我,别伤了身子,但小乔她要是真的走了,我倒真是不知该有多么愧疚了。
        事已至此,我便只能接受,虽日日夜夜想的都是小乔,但面上还是好好的,硬是没让那周瑜问出来个由头。
        既然小乔这么决定了,我这刘夫人也不能拂了她的一番苦心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小乔她思前想后了这么多,都是为了别人,有时候真想好好的跟她道出“你也想想自己啊”  但回答肯定是什么自己已经十分幸运了,不好好报答你们怎么行之类的话语吧。
        我在此便停了笔罢,小妹,一路走好。